校服如何定价?采买机制须调整


“2018中国国际校服博览会”(简称CSUE)将于2018年11月18-20日在上海跨国采购会展中心举行。本届博览会预计展览面积30000平方米,展示产品涵盖国内外学生用品、校服园服、面料辅料等。CSUE是一个搭建行业信息交流,助力国内外企业开拓新兴市场的平台,为校服园服行业发展带来新的机遇。
  尽管一直被质疑,但为什么看起来一无是处的“面口袋”校服没有被完全淘汰?其中的主要原因是,一些能力强、资质优的生产商和面料商并未进入校服制作领域。
事实上,目前70%~80%的校服生产商都不具备设计校服的能力。“国内绝大多数校服生产企业都是中小企业,基本没有研发力量,更不要谈校服设计了。”潘波表示。
  漂亮的校服往往也伴随着高价,英国伦敦、日本东京一些小学生的置装费折成人民币要1000元左右。但是记者发现,我国大多省份对校服的限价标准仅在百元左右。2016年,青岛教育局明确规定小学校服每套不高于80元,初中校服每套不高于100元,高中校服每套不高于120元。2017年,南昌市中小学夏装每套最高不得超过60元、春秋装每套最高不得超过80元,只有学校获家长委员会许可自助采购时才可突破限价。
“限价令”遵循了均衡原则、照顾到不同家庭的经济条件差异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优质企业的进入意愿。因为考虑到利润率和市场规模,一些高端企业对进入校服市场的机制、动力、意愿不足。在准入制的制约下,这些都在客观上造成了校服市场的高度分散、低设计、低技术、低价格。
  “以一套定价80元的夏季校服计算,厂家会把成本控制在50元左右。因为校服还涉及量体、调换等服务,这50元就要分摊在面料、加工、服务三个环节,其质量就可想而知了。”有业内专家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:“以一所1000人规模的小学计算,每年征订校服的年级也就两三个。再加上目前大部分学校采取每年招标订购的方式,很少跟厂家签订长期合同,校服生产商不敢囤货,只能找小的面料商拿货。而在服装领域,不同价格、不同生产厂家的面料差异会非常大。”
  “一方面要鼓励差异化发展,不搞一刀切,结合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,科学有序推进学生装工作。另一方面还要更加关注学生装的款式和品质,增强舒适度、优化价格成本,让学生装成为广大学生喜欢穿、适合穿、穿得起的统一制服。”大连理工大学教授罗志敏表示。
  此外,难以统一的校服采买、征订方式,同样让校服美不起来。记者发现,当前校服征订大致分为三种形式:一是政府主导采购,但所占比例极低;二是由家长委员会等机构征订;三是由学校后勤老师负责采买。潘波介紹:“不论是哪一种采买方式,基本上都是学校提出一些简单的要求,由服装厂生产出样品后确定。甚至常常出现因为采买人不同,一个年级一种校服的现象。”
通过对现有采买机制的调整,提升相关企业的积极性,才能提高校服设计和生产的质量。潘波认为:“一是可以打破原有’一校一订’的模式,实行一个地区在面料、质地上的大统一,再在各校校服的具体设计上有所区分。比如北京有130万中小学生,由于身材变化,小学购买两次校服、初中一次、高中一次,也就是说每年40万学生对校服有需求。当同一质地的校服数量增加的时候,质量会因工人熟练而有所提高,成本也会更低。”因此,潘波建议:“二是可以对现行’限价’模式进行一个调整,适当提高现有校服的采买价格,并对一些家庭困难的孩子实行校服补贴。这样既可以关注到孩子们对美和舒适的追求,也可以照顾到不同家庭的经济情况,体现美与均衡统一。”

在线登记您的信息
请您放心填写,我们会严格保密您的信息。